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长春老顽童_duzhenpu

日志是自创心声,愿听网友心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说爱动爱玩闹,几十年严肃认真工作.现又恢复玩童本性.没人玩上网找你玩.

网易考拉推荐

在红旗街出卡子  

2008-11-23 21:25:33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被围困在长春粮食非常紧张,幸亏父亲在47年冬季冒死从公主岭向长春运粮食,粮食金贵钱无用,当时银行印的币值一张是几亿元支票没人要.一个玉米饼要几个银元,一个金表换不到十斤粮食.家里有点余粮也被熟人用黄金换去一些,吃到八月粮食没有了,米糠斗饼等能吃的什么都没有了,在等下去都得饿死,祖父决定和黑龙江一个本家孙子,他是国民党军官一起从红旗街出卡,名字记不起了,年龄有30岁左右,我们伴做租孙三代推一辆手推车从平阳菜市场出发。
  在走之前把门窗用砖石封筑,一辆手推车能装的东西太少,我还要坐在车上,因为我混身上下都是宝物;鞋底里是金条等金器衣服里是金器我腋下是金表,银元在车子底部。我手提一只水壶里面是不怕水的贵重物品和一点食物。
  第一道卡子是国民党军队把守,没有过分检查但是把本家兄弟扣住了,我们老小哀告不放人最后给看守一些银元把人放了。第二道卡子是八路军这不放人的围困卡子,逃难的人被编成队大,中,小队。一大队三中队一 中队三小队。不到一定人数不放人,饥寒交迫的逃难人在这饿死的很多,遍地是死尸,衣物。双方的便衣特工人员也来活动相互快枪射击扔手榴弹,难民们东西南北的乱跑,呼天喊地中弹哀号,手榴弹在人群暴炸死伤一片惨不忍睹,我被祖父按在车下。在这里碰到了邻居李应林(我们叫老姨夫爷的人)他抱着一个四岁大小男孩看上去快死了,来要食物祖父偷偷的给一点,要是被人看见会被枪死地,(现在这 个被教的孩子还生活在长春在汽车厂工作)水是非常稀少,这里没有水井在低洼处找一点点泥水很不容一了,
  八月秋高气爽夜里漫天繁星,便衣人员也不活动了难民们也安静了倒在地上就睡。我被放在车的麻袋里睡,祖父手拿铁棒护着车防止盗抢,一天的艰辛惊吓很快睡着了。突然双方军人枪炮齐鸣
,互相喊话攻心战开始喊一会打一会。天上一道道火线难民们一动不动爬在地下,双方都不向人群开枪,夜里还很安全。天一亮噩梦开始了真的不知什么时侯会死。六天后我们是快死了喜讯也来了放我们出去,我和祖父母推起车子出了铁棘黎门。哪个本家兄弟拿出国民党军胸章被解放军领走了。说是投诚了(解放后成了空军教官)
  出卡子没走多远第一个放粥点到了,每人喝一碗不再给了怕喝多胀死。再走一段路第二个粥点发的多了两碗,到第三个点给玉米饼子以后就没了。进村子有小孩拿红缨枪在路口要路条,在出卡子时就给了,进村后用衣物来和农民换食物吃,夜里在田地里睡觉也吃地理的萝卜白菜,第二天上午来到范家屯,拿几个金器把我们送到公主岭。在公主岭一个姑父家他是瑞福祥掌柜,只住一个晚上被请出来,父母弟弟妹妹在那不知到,我被人送到老家什么都没有了,房屋被农民协会占着,我在本家杜福的家住了几日,又被送到我童年时的老干妈家几日,又被送到姓宋的我叫四姨夫爷家,四姨奶是祖母的四姐,再后来,,,,,,,,,,。当时我身体很不好一天迷茫不知明天在那,没人把我送到父母弟妹那,祖父母在那我也不知道,后来得知大家道处过着要饭吃的日子,没有定处哇忒难啦。不知过了多少天祖父母我和父亲几经周折又回到长春。
   那是寒冷的冻天。雪非常大,父亲祖父母先回长春,菜市场的家门窗全被扒开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在小五马路(大安胡同)按了家。几天后父亲用爬犁拉着物品和我天不亮从公主岭向长春出发,在刘房子又装一些物品,我坐在上面冬的没有知觉掉下来,父亲在地下跑都不知到,幸亏是在一个村子里几人把扒犁拉住,我没被拖死,起来后已不会走路了,人们拍打多时我才迈步走动。千辛万苦天黑了到长春见到祖父母,人已经僵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祖父祖母在新租的房子开了个小食品店维持生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